研修日志

国强和他的“三化”作文

类别:工作室报道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1日1693人阅读得分:
5分


国强和他的“三化”作文

程红兵



一阵电话声把我从工作状态惊扰,一看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接还是不接,这是一个问题,想想还是接了,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有着特殊口音的话语响起:“这是我的新号码。”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是?”对方的声音大了一些:“我是周国强啊!”于是一番老朋友的对话开始了,他的目的是让我给他主编的著作作序,十多年的朋友我无法拒绝,还是先写写人吧。

2001年我被选为国家级中学语文骨干教师,到华南师大中文系接受培训,朋友介绍,我和广州黄埔区教研室主任周国强认识了,培训的日子,是快乐的,也是单调的,大家怂恿我这个班长搞搞活动,于是我和国强策划并组织了相关的活动,其实更多的是国强在张罗,他是东道主嘛!同课异构,参观黄埔军校,共进晚餐,不亦乐乎。这次活动充分展现了国强湖南人的豪爽、大方、幽默,骨干班结束之后,就有我们同班学员加盟黄埔区86中,可见国强的魅力以及忽悠能力。

2002年国强继续忽悠,但这次忽悠的对象是我,广州86中面向全国高薪招聘校长,他希望我来担纲这个角色,其时我任上海市建平中学常务副校长,他的煽动力不能说是特级的,但至少是一级的,我差点被他说动,最终由于各种原因,我还是留任建平。虽然忽悠没有成功,我还是为他的热情、真诚、大气所感动,真心觉得这是一个靠得住的朋友。

这以后,虽然身处广州、上海东西两地,但因同为语文特级教师,也会在语文研讨会上偶遇,在杭州,在北京,见面虽短,话语不多,但彼此惦念,情深意长。

2013年我退休到深圳办学,国强得知之后,即来电问候,彼此都以为广州、深圳两地很近,应该多多走动往来,甚至还开了一个玩笑:奔六的人了,见一面少一面。2014年他就邀请我去黄埔区给老师们做师德方面的报告,见面后发现国强其实没有太多变化,声音仍然那么宏亮,只是语速比以前略缓一点而已。国强热情相邀,希望我担任他主持的教师培训基地的顾问,顾问顾问,有顾就问,我也没有太当真,谁知道事情真的就来了,为他主编的著作作序。

国强的生活化、个性化、快速化“三化”作文理念来自于他多年的思考和多年的经验。

我非常认同学生写作的生活化,国强认为:“关注生活,才会有写作的素材;观察生活,才有可能把握生活的真实和事物的细节;体验生活,才能将自己的认识和情感注入其中;领悟生活,才能在自己的文化背景和认识水平的基础上产生新的发现;反映生活,才能出现有独特视角、独到见解,新鲜感受的文章。”毫无疑问,学生作文本身就是学生个体生活经验、生活背景、生活积累的提炼、加工、组织、表达。学生作文的确要再现生活,而且这是针对学生作文胡编乱造的现象做出的积极反应。《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也指出:“写作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让学生易于动笔,乐于表达,应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热爱生活,积极向上,表达真情实感。”

我也非常认同学生作文个性化,我们总是说文如其人,我手写我心,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真实体验,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情感诉求,每个孩子看待生活的视角不尽相同,每个孩子认识生活的方式方法不尽相同。个性化写作既是作文本身的需求,也是学生成长的需求。自由表达,说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写出自己的独特认识,能够促进学生形成健康的人格,没有差异就没有个性,没有自由也没有个性,倡导学生作文个性化必然要打破固有的定势与模式。个性化写作对纠正当下套路化写作、模式化写作起着积极的作用,众所周知,由于中考、高考的现实压力,为了满足学生获取一个基本分、保险分,很多语文教师按照高考作文、中考作文的应考要求,设计成一个个作文套子,教会学生如何套题作文,完全违背作文规律,完全背弃学生个性成长规律,导致很多学生学会了写一大堆空话、套话,没有自己观点的人,学生的思想不在写作现场,学生的灵魂不在作文里面,这是教育的失败。国强所提倡的个性化作文就是鼓励学生在作文过程中充分挥洒主体能动的精神,以情绪为动力进行积极的创造性思维活动。他提出:“第一,要引导学生从心灵的体验出发,真实地再现生活的底蕴,真诚地去拥抱生活的亮丽;第二,要引导学生自觉追求创造性思维,勇于突破旧思想、旧观念、旧规范等心灵的紧箍咒,构建一个开放、发散、鲜活的富有生命力的思维系统;第三,要引导学生彻底抛弃八股语言的面具,有声有色,淋漓尽致地挥洒生命的才情,使用富有活力、富有情愫的个性化语言。”这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我理解国强作文快速化的主张,所谓理解即我有认同的方面,也有不完全认同的方面。在一般写作中,可能没有必要硬性规定写作要快速化,比如我们对作家写作就不能完全以时间来要求,不能以速度的快慢来要求作家写作。但是学生作文毕竟是学生作文,他是处于学习写作的阶段,他要在规定的时间里接受检验,比如语文考试就是在限定的时间里完成规定的阅读和作文,况且快速作文对学生今后走向社会适应快速发展的现实社会需求也是很有积极意义的,这是我认同的一面。我不太赞同的是作文快速化的主张不可走向极端,我以为学生写作,有时要快,有时要缓,也就是学生既要有快速化的写作训练,也要有顺其自然的非快速化写作训练。即让学生按照自己的理解,按照自己的思维节奏,心境平和的从容写作,这同样也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因为在这样的心境之下,学生能够自由地发现自己的思想,优游地梳理自己的思想脉络,从容地写作表达,这样写出来的文章能够更真实地反映学生的写作水平,更自然而充分地表情达意,当然这是我的一孔之见。

围绕“三化”的作文教学理念,国强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策略方法,将被动写作变为主动写作,以解决学生作文动力缺失的问题;将静态的写作知识动态化,以解决学生写作能力的提高问题;将大而无当的写作变为个性的表达,以解决学生作文套路化、模式化千篇一律的问题。“微处入手”是“三化”作文微课堂的特征,便于迅速提高作文水平;“方法引导”是“三化”作文微课堂的主线,便于系统训练学生写作能力;“思维提升”是“三化”作文微课堂的关键,便于突出学生主体变化。

国强先生这套作文著作,体现出国强宝刀未老,正扬眉出鞘,发出熠熠寒光;体会到他对语文教学的一片执着的热爱,对学生写作水平提升的真挚情怀。这套著作一定有它不可替代的作用。

是为序。

2015年6月15日星期一于深圳香蜜湖畔





请您评分:
0分 (已有 1人参与评分)

评论

   最多不超过500字!